当前位置:首页 >> 自然日照

白鹤楼考

发布人: 隽桂德     来源: 365体育在线滚盘_365体育网址全场高呼_体育比分365安卓网     浏览:786     [字体: ]

发布时间:2014-09-11 15:50:02

 

世上有白鹤楼,世人亦知有白鹤楼,然不知白鹤楼之所在,更不知其规模大小、存续时间长短、有哪些鲜为人知的历史渊源等。因此,媒体对白鹤楼的宣传就显得捉 襟见肘,苍白空洞。白鹤楼真的有过,它就在被苏轼赞誉为“奇秀不减雁荡”的九仙山下,丁氏石祠西约二百米处的一座山崖上,我们暂且称其为白鹤楼遗址。这里山势陡峭,树木葱茏,景色优美,恍若仙境。关于白鹤楼,有许多证据可以证明其存在,现考证如下:

一、石刻佐证白鹤楼的存在

在白鹤楼遗址处有一上百吨重的巨石,巨石东面以楷书纵向阴刻着“白鹤楼”三个大字,左侧落款为“熙宁九年九月末”,即1076年9月末。巨石南面,横向阴刻有“白鹤楼”三个大字,这是丁惟宁之子丁耀斗临摹苏轼“白鹤楼”三字的墨迹。上款为“宋熙宁九年苏轼书于石东”,下款为“明万历四十年丁耀斗摹此”,这个落款说明石东石刻为宋代大文学家苏轼所题,南面石刻是丁耀斗模仿苏轼的书法。如果这里没有白鹤楼,两位大儒为何偏偏都在此题字呢?再者,由苏轼“熙宁九年九月末”这个落款推知,白鹤楼应当建成于1076年9月末之前。因为不久苏轼就离任密州,去河中府任职。

奇怪的是,南面石刻下方有一60×40×10厘米的长方形石龛,做什么用呢?笔者推断,这里当初应嵌一刻石,记载白鹤楼建造的相应史实,或刻有歌颂白鹤楼的诗赋,其内容肯定与白鹤楼有关。此石刻应当跟丁氏石祠内墙壁上的石刻石料相同,镌刻镶嵌时间也相同,都在万历四十年三月,且都由礼部儒士吴尚端摹刻上石。这个推断从丁氏石祠内的石刻落款就可找到答案。此石刻丢失的原因可能有两个,一是因它艺术价值高被爱好者挖走或者窃贼窃走;二是石刻可能镌刻了丁惟宁或丁耀亢与白鹤楼有关的“反诗”,被作为罪证取走了。因为据史料记载,诸城县令曾数次带人来此搜查丁公反诗。果真如此,那么此石刻当时应当被作为证据带回县衙或府衙,甚至送往京城。两处“白鹤楼”题词石刻,一处石龛文字石刻,都在告诉人们,白鹤楼就在此处,且与苏轼关系密切,颇有来历。

二、古诗文佐证白鹤楼的存在

有人说,这里根本就没有白鹤楼。那么,大文学家苏轼怎能把一块巨石命名为“白鹤楼”呢?下面三首描写白鹤楼的古诗,进一步证明了白鹤楼的存在。

“白鹤楼”题刻北面的另一块巨石上刻有一首诗,是明代诸城诗人王化贞于万历四十年春撰写的《题白鹤楼》,字迹模糊,笔者识记为:“四围山色碧嶙峋,树拥平台万绿匀。麈尾一挥云尽散,此身已觉近星辰。兴来不惜醉如泥,笑把山人铁笛吹。我说是仙君不信,涉就海上觅村归”。这首诗为我们勾画出了一幅清晰的白鹤楼画面:白鹤楼雄踞于高崖之上,背倚百丈悬崖上的老母阁,面对雄浑碧绿的五莲山,遥望神秘飘渺的会稽山,这里山势嶙峋,周围环境优美独特,正所谓“四围山色碧嶙峋”,这是远景;这里山势虽然陡峭,但山腰却有平坦的空地,在这里建造一座白鹤楼再好不过,“树拥平台万绿匀”一句写近景,道出了白鹤楼的位置是在一平台之上,四周有茂密的绿树环抱。正如王化贞描述的丁公祠那样,“望之皑然如银阙,隐映万树中者,丁公祠也”,白鹤楼同样隐映于万树丛中,两道景观珠联璧合,融为一体。王化贞偕好友来到了白鹤楼,他们开怀畅饮,诗歌应答,引笛长啸,以至于酣醉如泥。正如诗中所言“兴来不惜醉如泥,笑把山人铁笛吹。”白鹤楼所处的位置很陡峭,楼在其上,凭栏俯视,给人以高耸入云的感觉。正如诗中所言“麈尾一挥云尽散,此身已觉近星辰。”夜色迷蒙,站在高高的白鹤楼上,似乎已经接近天空中的星星了。这跟唐代大诗人李白《夜宿山寺》中“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描绘的意境是一样的,都是极言楼寺之高。白鹤楼的地理位置、周边环境及诗人登临的感受,在这首诗中已经交代得非常清楚,白鹤楼的轮廓已经非常清晰的勾画出来。

明末九仙诗人王乘箓也曾作有一首关于白鹤楼的诗,题目是《雨后登白鹤楼》,诗曰:“岚结千峰霁,秋疏万木空。龙腥山雨后,蜃气海云中。倚剑岩高峙,奔雷壑递通。鹤楼迥自出,吟啸天下风。”从诗中看出,王乘箓是在秋天雨后游览白鹤楼的,诗中再次证实了白鹤楼突兀而出,高耸入云,“吟啸天下风”也表现了白鹤楼的声名远播,天下皆知。还可看出,诗人是仗剑登楼的。楼的存在是不争的事实,没有楼,怎么有登楼之说,又怎么会有《雨后登白鹤楼》呢?

再看明末清初诸城诗人王开基的诗作《留别白鹤楼》,诗云:“疏林黄叶澹斜晖,一夜西风促客归。流水自随出山去,闲云不肯过溪飞。藤思系马横拖径,石解留人暗挂衣。无数峰峦齐拱揖,回头那得不依依”。这首诗“以典入诗”,借鉴了元代散曲大家马致远《天净沙·秋思》的诗词意象,再次道出了白鹤楼的高山仰止,白鹤楼位置不在最顶峰,但群峰都要向白鹤楼“拱揖”,说明白鹤楼另有奥秘。“藤思系马,石暗挂衣”则表达了诗人不忍离别的强烈感受,并自心底里发出了“回头哪得不依依”的感叹。没有白鹤楼,哪有群峰拱揖;没有白鹤楼,诗人又怎么会依依不舍呢?歌颂白鹤楼的诗文肯定不止这三首,登临白鹤楼的名士也肯定不止这数人,但三位诗人的登临与吟咏,已足以证明白鹤楼的存在了。

三、人为遗迹佐证白鹤楼的存在

登上白鹤楼遗址的巨石,你会发现这里合理地分布着亭柱凿孔、开石凿痕及两磴石阶,这也说明了白鹤楼的存在。“白鹤楼”石刻东北面一巨石上,有一个非常规整的人为凿刻的碓臼,是粉碎粮食用的,说明曾经有人在此生活过。白鹤楼刻石西南面有成片的文竹,这些被古代文人视为“高风亮节”的象征性植物在这里出现,定是人为栽植。如果说文竹无法证明是人为栽植的,那么“白鹤楼”刻石的前后两面,有三棵古树,则是我们北方农村房前屋后常见的树种,村居之树为什么会突然集中出现在这荒山野岭呢?显然是人为栽植,并且栽植已有数百年之久。这些人为遗迹,一起出现在这野林高崖之上,白鹤楼遗址周围,说明了白鹤楼确实存在。

四、丁公石室佐证白鹤楼的存在

丁公石祠为什么建在白鹤楼下呢?这里面隐藏着一个重大的秘密。着名学者张清吉先生经过缜密的考证,证明《金瓶梅》的作者正是丁公石祠主人丁惟宁。张先生刚回来诸城不久,笔者就与他相识。早在张先生之前,笔者就做过考证,认为《金瓶梅》作者“兰陵笑笑生”应是丁惟宁。笔者手中有四个实物证据,都把《金瓶梅》的作者指向丁惟宁。笔者在解析丁氏石祠石刻时又发现,石刻诗文中也隐含了《金瓶梅》作者的大量信息,石刻中多数诗篇都把丁惟宁当做“神仙”来歌颂,诗中的“丁令鹤”、“令威”、“鹤”、“白鹤”、“华表”、“阴德”、“柱史”、“宫”、“祠何为者于斯?嘻!公志也。公亭亭有物外之致……”、“及得此山,大乐之”等词句就是证据,字里行间,若隐若现,欲言又止,不言自明。石刻诗文中还把丁惟宁与五莲山、九仙山并称为“三座大山”,足见丁惟宁名气之大。大人物必选择不寻常处所隐居着述,丁惟宁选择白鹤楼下为写《金瓶梅》的隐居处,是最佳选择,所以“大乐之”。闲云野鹤必居白鹤楼,白鹤楼处藏有一只朱顶雪衣的“白鹤”,这便是“大名士”丁惟宁,也只有白鹤楼,才可以容下这位旷世奇人。

五、丁耀斗字号佐证白鹤楼的存在

九仙山下最近发现一通石碑,名曰《白衣庵碑》,碑文为九仙名士丁耀斗所撰。值得注意的是,此碑落款为“内阁诰勅中书舍人白鹤楼居士朱鹤子丁耀斗撰”,其中的“白鹤楼居士”和“朱鹤子”显然都是丁耀斗的号。丁耀斗是丁惟宁长子,与其父隐居白鹤楼下,又在白鹤楼下为其父丁惟宁修建了丁氏石祠和仰止坊,所以他是名副其实的白鹤楼居士。所以,这两个字号肯定是依据白鹤楼为自己所起的。这说明:一、白鹤楼确实存在;二、白鹤楼就在丁公隐居处的丁氏石祠附近;三、“白鹤楼居士”这个字号产生前后白鹤楼应当还存在。白衣庵碑立碑时间为崇祯拾陆年柒月十五日,即1643年7月15日,也就是说丁耀斗的“白鹤楼居士”这个字号产生于1643年之前,换句话说,1643年前白鹤楼应当还未被毁坏。

六、“鹤”文化旁证了白鹤楼的存在

白鹤楼是否真以此地有无白鹤而得名,我们不得而知,但丁惟宁这只朱顶雪衣的野鹤,已被众多诗人写进诗篇中,不能不令人生疑。这些诗中带“鹤”字的诗句特多,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实际上,“白鹤”在九仙山周围已经传得很响。研究发现,九仙山周边关于“白鹤”的证据很多。如:“放鹤翁”张泰第三次放鹤,张荩在放鹤村筑“放鹤亭”、建“放鹤园”、“放鹤村”,丁耀亢在九仙山内有“放鹤亭”,又出了“鹤园隐君”张惟蕃,大儒张衍与张侗开辟卧象石室,再筑“歇鹤亭”,张昶初筑“临鹤亭”,张师敬造“松鹤书屋”,张景初筑“招鹤别业”,“白鹤”一路飞来,直到清末,延续了很长时间。从张蒲渠与丁惟宁共谋成立“东武西社”,到张侗与丁耀亢共同修道成仙,张氏家族和丁氏家族的关系始终非常密切,并且以“鹤”为纽带,延续流传,“鹤”成了九仙山周边的一个典型文化符号,其中甚至隐藏着更深层次的秘密,这就是鹤——仙鹤——丁令鹤——神仙。这些“放鹤”的故事及与“鹤”有关的亭园,也许都是因为白鹤楼而出现的。

七、大地震摧毁了白鹤楼

白鹤楼既然存在,那么它的消失不外乎人为和自然毁坏两个原因。人为的原因一是它涉及到某一官司或案件,有可能被拆除;二是心怀不轨之人,贪图小利,为使用材料而私拆,但这种可能性不大。三是兵灾和战火中被炸毁,这个可能性也不大,因为根据目前的推算,白鹤楼被毁的时间在清道光间。自然灾害损坏的可能性最大。从白鹤楼所在的位置看,山洪暴发不会把雄踞高台上的白鹤楼一下子冲走,大风也不可能把白鹤楼卷走。白鹤楼毁于大地震的可能性最大。

据有关资料记载,九仙山一带曾经发生过三次大地震。第一次发生在嘉靖二十二年春三月,这次地震发生在丁氏石祠建造前的一段时间,震级不大,对白鹤楼损坏不严重。事实也是如此,因为如果此时摧毁了白鹤楼,又怎么会有清初诗人们登临白鹤楼并作诗记载白鹤楼呢?

第二次发生在清康熙七年六月。请看史志记载:“康熙七年戊申六月地震,东武最烈。声如迅雷,城郭庐舍尽坏,压死二千七百余人,地裂涌黑沙,水齐树梢,震数月不止,城中坊倾数座,家侍御公坊在东市,亦倾……”地震造成的危害可谓大矣。丁耀亢先生的《听山亭草》中也有三首诗,及时准确地描述了这次大地震怵目惊心的一幕。诗引曰“自橡山入九仙,山崩塞路,峰石多裂,同诸僧露宿山顶”,诗曰“龙去山犹响,鳌潜地尚虚。人民猿鹤化,城郭海桑余。谷鸟空啼树,林僧失定居。蚕丛无路上,露宿白云墟。  石壁纷如剪,灵峰势若翻。阳鸟藏黑海,阴火战空原。崖覆楼将坠,泉枯水亦浑。地车鸣未已,三徙度黄昏。 天近星光动,云低露气升。无家空羡鸟,有劫每依僧。世路知难驻,灵风未可乘。欲寻赤松子,暂住薜萝层”。第一首诗写了大震刚过,余震尚烈、死伤惨烈、城郭无存、鸟啼空树、林僧失居、山石塞路、无处安身的情景;第二首重点描述大震的巨大危害,石壁如剪,灵峰若翻,电闪雷鸣,崖翻楼将坠,泉枯水浑,大地轰鸣,一日三作,地震之剧烈,惊心动魄,令人不寒而栗;第三首则重在借地震的危害,慨叹命运之不济,同时也写了余震不断,使人觉得星星也在天上不停地颤动。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崖覆楼将坠”指的就是白鹤楼此时还未彻底坠倒,但已经濒于倾倒了。

再看道光九年冬天的第三次大地震:“己丑十月二十五日丑时,闻有声自东北来,始如雷声隐隐,渐似双轮车驰石路,村犬乱吠,茫不知其何声也。俄而,床榻动摇,几案作响,始知为地震。比明起视,及见邸抄,是夜山东全省皆震,京都亦震,而最甚者临朐。二十五日报,压死人命百余,有山,平日西峰高于东峰,震后则东峰高于西峰。文登城垣倾无遗迹,青州考院倾圮,城上睥睨,倒者十之二三。东城垣裂,西城垣内面倾反。且常动不时,至庚寅四月始止,数处皆老屋无存。隆冬亦无敢室居者,回忆幼时,思合二山之间,震至月余,老屋倾圯,已足骇人听闻。视此,犹其轻焉者矣。”文登距离临朐震源中心337公里,城垣倾无遗迹,毁坏极为严重;九仙山距临朐震源中心250华里,毁坏更严重,上面一段文字就是五莲名儒隋驭远对九仙山周边地震的描述,足见这次地震威力之大,足见对五莲县九仙山的危害之大。这对于康熙大地震时即将倾倒的白鹤楼来说,无疑是一次致命的打击,白鹤楼非倒不可。可见,白鹤楼并非一次地震摧毁的,而是连遭嘉靖、康熙、道光几次大地震后倾倒的。总之,大地震是摧毁白鹤楼的元凶,这一点应当可以确定了。

我们再来看白鹤楼周围及沟底那些上百吨重的巨石,这些石块多已开裂,都是大地震时巨大的破坏力使然,大地震对山石、对地壳的破坏力都如此巨大,人为建造的小小的白鹤楼,就更是不堪一击。关于地震摧毁说,我们还可从九仙山山谷里大量的巨石得到印证。情侣峰、老母阁西面山谷、侔云寺遗址附近,巨石遍布山谷,令人震撼,这都是大地震的“杰作”。大地震掀翻了山峰,摧毁了白鹤楼。

八、白鹤楼存世近千年

现在确认一下白鹤楼的存续时间。白鹤楼在康熙大地震以前还存在,这一点确定无疑。从刻石看,白鹤楼在王化贞、王乘箓、王开基时期还存在,三位诗人辞世的时间分别为:王化贞1632年去世,王乘箓1633年去世,王开基1657年去世,也就是说白鹤楼在1633年左右还存在,甚至到1657年还存在。不然不会有登白鹤楼之说,也不会有那三首关于白鹤楼的诗作。

康熙大地震,白鹤楼将坠未坠,是“道光九年”大地震彻底摧毁了白鹤楼,即1829年是白鹤楼的最终消失时间。如果1829年白鹤楼湮灭时间成立的话,那么白鹤楼已经消失180多年了。如果白鹤楼建成于宋“熙宁九年”,消失于“道光九年”,那么它存世时间应为753年,加上道光九年至今的180多年,白鹤楼诞生近千年了。

九、白鹤楼建材非白玉

有人说白鹤楼是一座白玉楼,窃以为白鹤楼应为纯石建筑,并非“一座洁白的玉楼”。正如丁氏石祠诗中所讲的“修藏白玉堂”、“此地惊看白玉堂”、“作室疑白玉”、“白玉摩空世稀有”,这里是把丁惟宁当作神仙看待了,神仙自然要住金银玉阙,故称“白玉堂”。大家都知道,丁氏石祠建筑用石并非真正的白玉、汉白玉,或者白色大理石。其所用石材,跟仰止坊用料一致,都是白色石料。事实是,这里也未见一块白玉石材。白鹤楼使用的也应当都是跟丁氏石祠和仰止坊一样的石材,这就是本地盛产的建筑用石材——花岗岩。

十、白鹤楼的建造者或为苏轼

根据推断,白鹤楼的建造者可能为苏轼。苏轼于宋神宗熙宁七年十一月三日由杭州通判以军州事骑都尉知密州,居二年,徙河中府,未任,改任徐州。元丰八年知登州,再过密州,民扶老携幼,遮道攀留,在苏轼所名超然台肖像祀之。其在诸城时,建雩泉亭并作《密州常山雩泉记》,修常山神祠,筑“超然台”,并于熙宁九年三月三日在东武西斋撰书《超然台记》。熙宁九年建盖公堂,并作《盖公堂记》及《胶西盖公堂照壁画赞》,又作诸城《山堂铭》《密州通判厅题名记》《乔禹功等题名石刻》。苏轼的确是一位善于建造名胜景观的高手,他在诸城两年任职期间建造了很多人文景观,白鹤楼可能是他主持建造的,因为有其题词“白鹤楼”存在。如果是他建造的,那么很可能建造于熙宁九年夏天,最迟在这年九月末建成。也许是朝廷的原因和当时苏轼的处境,使白鹤楼无法为更多人所知,也未被史料记载。如果能够确定白鹤楼为苏轼所建,白鹤楼便将因为苏轼而名扬天下了。





最新5篇热点文章

最新5篇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